【專訪】香港獅頭紮作師:科技無助紮作行業 HIP HOP+塗鴉+醒獅

讚好此文:

二月 16, 2018 •人物專訪, 生活娛樂, 生活科技

又到農曆新年,看到舞龍舞獅,有人會圍觀湊熱鬧,但有人就會覺得老套過時。其實香港本土紮作獅頭在七、八十年代極為興盛而且很矜貴,可惜大陸市場以低價吸走客源,令紮作行業之路愈來愈難行,到底這傳統紮作工藝可否承傳下去呢?

「時代進步,未必有利紮作行業」

隨時代進步,科技發達助長了不少新興行業,但全港最年輕的紮獅頭師傅—許嘉雄(今年39 歲)就覺得未必會帶來好的發展。舉例說,早前有人曾將3D打印技術跟獅頭結合,完完全全將獅頭用塑膠打印出來,對於此他就不太認同,因為這樣製作出來的獅頭看上去沒有靈魂,沒有質感,「我們的紮作手藝全都是一手一腳做,這件事我們不能改變的」。

言出必行的許師傅早前就和Fashion Walk合作,將獅頭花紋改以塗鴉風格繪畫,更請來兩位Hip Hop舞者舞獅,與創新元素結合,癲覆了大眾對舞獅的既有印象。縱有前輩批評他將紮作搞得不倫不類,但許師傅認為如果不作出任何改變,此工藝就更難繼續走下去。於這個年代,他希望「許嘉雄」就是革新的代表。

▲細看獅頭花紋,主要都是幾何圖形組成。許師傅說這獅頭紮法雖然不同,但上色繪畫才是最難,因為一來是用毛筆直接在上面畫,二來是要保持花紋對稱。

▲傳統的獅頭主要都用紅、黑、黃三色(代表張飛、關羽、劉備),但他卻大膽以牛仔布、水晶石等物料作素材,又用Shocking Pink、湖水藍等顏色紮作獅頭。

「紮作,最大賣點是本土」

目前全港懂得紮獅頭的師傅只剩3、4位,面對住青黃不接的行業前景,從事紮作行業30多年的許嘉雄師傅誓言要盡力革新,改變舞龍舞獅在大家心中是老套過時的印象,他期望可以帶領紮作手藝遇向藝術層面,以後被人稱作紮作藝術或藝術家。另外,他還會繼續到不同學校舉辦工作坊和活動推廣紮作文化,並計劃在不久將來成立基金協助同行,因為「紮作,最大賣點是本土」,必定要努力承傳下去。

 

「紮獅的原因就是因為愛」

紮作對許師傅而言就是生命,與紮獅頭的緣份深不可分,是在骨子裡的熱愛。他與哥哥和弟弟自小在武館長大,父親是舞麒麟的,三兄弟童年時就是終日在模仿舞獅,拿被子蓋着枕頭,由床子跳到另一張床子,敲打曲奇餅罐,又敲打水煲蓋,吵吵鬧鬧的。他笑言回想起都覺得他們三兄弟真的是傻的。但就是因為這份傻勁,使他對這興趣一堅持就是30多年,「我一生都是紮作,我不懂其他事情」。

▲只要是和獅頭有關的,他都會儲下。這個1986的希爾頓香煙廣告就是他其中一個收藏。

▲三兄弟對獅頭有一股難以理解的好奇,許師傅形容「我們三個就好像是傻瓜,(獅頭)一出現就很開心,不停打鑼又打鼓」。

在他6、7歲時,紮作行業興盛,獅頭十分矜貴(約價值1萬5千港元一個,當時相等於六、七両黃金的價值),師傅一般都將獅頭牢牢鎖起,他連摸一下的機會都沒有。然而,這不但沒有撲滅許師傅心中那團火,更激發他自學紮獅的念頭。他想,既然摸不到師傅的獅頭,就自己紮一個出來。

▲以前物質不富裕,在家就會像瘋子一樣,曾試用廁紙痴獅頭,沒有漿糊就隨意拿膠水貼上去,他回想起都不禁笑起來。

在大約9歲左右,他「成功」自己親手紮了第一個獅頭,於是自豪地想在一眾師兄弟前威風一下,卻怎料被狠狠恥笑說似蛇多於獅頭。心志頑強的他當然沒有放棄,就算連基本要買的材料和紮作方法都一無所知,他仍不斷嘗試,累積經驗,又開始看其他師傅的獅頭,拿它們當樣板拆開再組裝,結果在12 歲時就真真正正做了一個獅頭來。

「我那個時候入行,獅頭變得不值錢」

13歲那年,他硬着頭皮到旺角中僑國貨推銷自己的獅頭,可惜被老闆回以一句「我們有很多獅頭賣,用不着買你的獅頭」。因為當時大陸市場的獅頭供應量很多,價錢比起香港的便宜75%,最廉價的只賣二百港元左右,試問生意人又怎會無故花1萬5千元買一個獅頭呢?面對這樣的競爭,香港的紮作行業陷入低潮,幾乎所有香港紮獅頭的師傅都轉行。但許師傅仍然不甘心,到中二時決定輟學,專注地在向紙紮舖師傅拜師學藝。

▲年少時為了投放更多時間在紮作上,先斬後奏將所有教科書賣掉,可見其決心。

▲堅持紮作工藝30載,期間獲獎無數,於1994年自立門戶,創立紙紮舖「雄獅樓」。

「能夠維持這個興趣,當中的推動力是家庭」

在記得在雄獅樓門口,看到許師傅一家三代同堂圍着一隻獅頭工作,場面十分温馨。然而在今天的成就和安穩之前,他經歷過紮作行業的低潮、手藝未到家時來自不同人狠狠的嘲諷、生意淡薄的煩惱,還有因太投入紮作而陷入離婚危機的人生階段。這一路走來有如高山低谷,他認為一切都是命運使然,要是沒有家人的支持,尤其是父親,就不能夠將自己的興趣變成事業,成就夢想。

  ▲憶起父親30年來在精神和財力上不離不棄的支持,許師傅不禁流下男兒淚。

於許師傅而言,父親是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人。記起以前應一個體育會要求,將舊的麒麟改頭換面,結果交貨時被彈罵到一文不值,然而回到家中,父親對他的獅頭大讚特讚,還說是其他人「唔識貨」就別把話放在心上。其實說穿了就是心痛許師傅心靈會受到打擊。面對着父親無條件的鼓勵,他時刻都在感恩。

▲育有3名子女的許師傅非常愛錫家庭,全因父親當年跟他說的一番話「既然你不是一個讀書人,不如早日結婚生子,給自己一個責任」,影響了他一生。

▲二十出頭的老虎仔(許師傅侄子)跟着叔叔學紮獅舞獅,在他眼中,叔叔是一個對紮獅很執着的人,所有工序都要做到一絲不苟,很值得學習和尊敬。

▲老虎仔更透露被叔叔罵得最厲害的一句是「哇,你咁樣真係蠢X過隻豬啊」,不過看得出二人關係親密,就像親生父子一樣。

「只要自己有興趣,喜歡做的就不妨去做」

從小一直擁抱着自己的夢想,回望走過來的路縱有辛酸,但臉上依然掛上自豪又滿足的笑容。面對着雄獅樓一眾徒弟還有侄子,他予以無限量的體諒及鼓勵,希望他們都可以抓緊自己心愛的東西,「趁年輕就豁出去,即使失敗都可以重來」。

他勸勉年輕一輩「不要常常在意有沒有前途,有沒有出路」,更坦言指出即使完成大學學位都不等於人生就一定勝利。反之,如果可以純粹因為喜歡就全情投入去做,這更值得驕傲。

娜姐訪問有感:

年資雖淺,但亦做過不少有血有肉的人物專訪,而這次訪問卻險些讓我流下淚來,因為許師傅對紮獅頭的熱愛太有感染力。整個訪問中,他說得最多的就是「好愛」、「好鍾意」、「無咗佢唔得」,甚至用「鍾意到傻」去形容自己有多投入紮獅。老實說,娜姐有丁點羨慕他呢~因為有些人活了一輩子,都未必能找到一件可窮一生熱誠去投入的興趣。而活於現今社會,很多無形枷鎖似乎都使年青人花盡時間精神去追一個學位,一張「沙紙」,能夠因為喜歡就去做的純粹已經愈來愈難實現,所以如果大家找到了,請大膽用盡方法,好好抓緊!

 • 不想錯過新科技 ? 請 Follow unwire.hk FB 專頁http://facebook.com/unwirehk/
• 要入手生活科技潮物 即上 unwire store
https://store.unwire.hk/

讚好此文: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相關文章:



更多同類文章:

最新文章